钱柜娱乐.com
    欧洲龙很慌,欧洲龙表示他们现在真的是特别的慌。

    在酒店的房间里,此时的欧洲龙战队正在开会,而他们开会的主题,就叫如何能从接下来要应对的对手手里获得一分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的战绩是2:1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池子里,此刻的欧洲龙,是赢了巴西队一次,赢了BLG一次,输的那一次,是输给了同池子里的LCK的战队。

    看上去好像很很战绩不错的样子?

    但...只有欧洲龙自己知道,巴西大兄弟就是来旅游的,而lpl的BLG,那家战队是百分百的会出线的...

    无他,真的就是打过之后就会懂了。

    像是同赛区的那帮家伙,见了面要嘲讽什么的...说实话,他们就是没打过!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个赛区的,那欧洲龙就要说道说道了啊,其实这帮家伙几斤几两,那自己自然是摸的清清楚楚的,但你们的根我们早摸清楚了,是打不过,但BLG呢?

    摸?

    他妈的,那就是反被摸了摸...

    那战队...

    妈的...

    就这样说吧,打BLG的那一场,那场的录像,欧洲龙的教练至今的都有在看回放,他就真的是一直的都在思索着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就是...BLG他们是真的在乱玩呢,还是说这里面有暗藏玄机啊?

    毕竟在了解了BLG这支战队之后,是没有人敢说BLG不懂战术的,所以这种比rank还要rank的英雄对局,却是让很多国外的教练们都上了心的,他们是真的是十分的顾虑BLG的啊。

    而身为LPL的教练们因为知情,大家都懂的,BLG这就是在练兵的啊,都知道BLG在用一种很极端的方式在打消选手们在心态上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知道事情真相的他们,老早的就打消了顾虑。

    但...他们会去告诉这帮外国友人吗?

    肯定是不可能的啊...

    他们反而是巴不得他们早点死的呢!

    “你们说说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欧洲龙的中单摸着下巴,脸上的表情一看就懂,此刻的他是十分难受的。

    吸着冷气,他回答教练的问话,“戴夫,要我讲的话。我认为他们的中单在对线上是比我强太多了的,虽然我很不甘心,但是这就是事实,打对线我是赢不了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场,如果是给他选一个当前厉害的版本英雄,那么,我是一定会被他压制在线上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大堆话说白了就都是在夸着BLG的中单的,而这就让欧洲龙的教练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但戴夫刚要说话,他又开口了,“但是他也有弱点,他的弱点就是在游走上,他这名选手我发现,他是完全的只能跟着打野的节奏来发育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如果让他们的打野游走起来了的话,那BLG的这名中单就会被强制的牵过去!”

    担当中单的keer认真的说道,“BLG的打法就是打野在带动整个团队的节奏,但他们的打野又打的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BLG的打野是不会选择去打入侵的,他只会很猥琐的躲在一边,像是个偷窥狂一样!”

    “不,也不能说是打野带动全队节奏吧?”下路发话了,看着戴夫,打AD位置的like说道,“他们的下路也很强,如果是只重视中野的话,那我们一定是会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语气有些中二,like推了推眼镜接着道,“zuoshou毕竟是被官方誉为的强大ADC,他的录像看了后,我是不认为有能超越他在AD位置上的选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毕竟是个新人!”

    “就他现在的表现,你能说他是新人?”like看向keer,解释道,“如果不是他们的阵容有问题,第一天我们就要丢分了吧?”

    戴夫点点头,拍了拍手,他发言说道,“试着从心态上针对他们如何?”

    “新人在心态上,再怎么大心脏,那都是会出现问题。”

    戴夫又摇摇头,“不对,老选手都会有问题,那就更别说新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对线打不过,打团也很难打过,那么我们就玩我们最会的。”

    在教练说完话之后,大家都低头思索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,就是都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欧洲龙最会玩的是啥?那就是拖。

    说白了,欧洲龙这支战队的风格,有点像是曾经的EDG二队,也就是IM,这支战队的风格和欧洲龙有着相差不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就是,队员的硬实力都不行,但,就是这样的一支战队,却三连跳晋升进了世界赛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打法就是欧洲龙所擅长的。

    拖,就硬拖,拖到他妈的天荒地老!

    选手的心态会在什么地方上发生最大的变化啊?

    不是突然上到了大舞台,更不是怕自己的表现不好。

    而是,明明看着是有赢的希望的,可却是硬被对方给拖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优势变成均势,从均势变成了劣势,这种才是最让人难受的!

    说白了,能当上LOL职业选手的,都是年轻人,情绪化什么的太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而无论是现在的欧洲龙,还是说李鱼熟悉的那个IM,他们都是这样打的。

    硬拖到后期,以打团厉害的英雄,和你顶,顶到5个五个风暴聚集的效果都能多出一件大件了,然后他们就开始主动的和你打团了。

    就是前期避战,中期避战,后期打团的思路。

    说白了,IM和欧洲龙,他们打的就是一个相同的玩法,就是一个打上心态的玩法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玩法,也只有像是欧洲龙这样的队伍才能玩的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知道自己技不如人,因此他们才会做出这样的决策。

    因为我知道我不如你,所以我只能想办法,哪怕是丢了面子的办法,赢的再难看,可我都要赢。

    IM的打法真的会很下作吗?

    是,对于某些战队的粉丝来讲,看着自家的战队明明在前面是大顺风,却后面却硬是因为IM避战的的憋尿局打法,硬生生的给翻了过去,那自然,对IM是不可能有好印象的。

    但,鏖战10局,还都是用这种憋尿以膀胱换膀胱的打法取胜,那就真的是在毅力上的比拼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决定了!”

    戴夫下了决策权。

    虽然赢的几率会很小,但...BLG接着玩蛇呢?

    现在的欧洲龙想要出线,那就只能求着BLG这边能再多给一分两分的,只有这样,积分上去了,他们才有希望进淘汰赛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组,难啊...

    而更难的,是第二天。

    当第三场比赛要开始的时候,戴夫坐在休息室里看着屏幕。

    此刻是要介绍双方要上场选手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在解说席上坐着的中国女孩张口说了一句话后,全场从沸腾,变成了安静。

    整个wuhan场馆一瞬间沉默了起来。

    像是...

    被什么给震惊到了一样?

    戴夫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是上一场打的太好了?

    是啊,GNF确实打得很好,十三分钟开始就全程压制对方,二十分钟就以摧枯拉朽的气势一路平推。

    但就因为这个?

    怎么可能呢!

    带着这样一个问题,戴夫带着选手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今天的第三场,是欧洲龙和BLG的比赛。

    而在戴夫上台时。

    他分明的看到了,对方那边,好像没什么变化吧?

    那...是什么原因呢?

    在家里坐着看比赛的甲米于一瞬喷出了一口酒,捂着嘴,他看着屏幕,边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拍了拍坐在他身边的盒子。

    他俩今天没解说,本来说要把他俩给送去二台解说,但是那边想了想,最后还是把机会让给了人气主播和新人解说。

    甲米和盒子也同意了,他俩的身份,再去二台什么的...是真争不到东西的。

    真讲起来,去二台的,不是看球的,就是冲着自家主播去的。

    人气怎么可能比得上一台的啊?!

    想想都知道的啊!

    而此时,是什么让甲米那么震惊啊?

    盒子的筷子上夹着颗花生米,在甲米的拍打下,落在了桌子上,还没等他找甲米麻烦,瞟了眼电视,盒子连忙放下筷子揉眼睛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卧槽???”

    “我,草!!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戴夫发现情况不对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对立面,BLG的选手们已经到位了。

    但...

    不太一样的是,此刻的BLG,选手上少了一位熟悉的,也是他们所针对的人。

    西瓜不在了。

    转而是一个正在收拾着东西,认真的调试设备的女孩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后,戴着耳机的教练是KOK。

    戴夫认识他,戴夫也知道他很厉害。

    按理来讲,KOK的BP,戴夫是很怕的,但...他现在完全不怕!

    不对...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这完全不对!

    “裁判,我要举报!”

    在欧洲龙这边的隔音间里,听到戴夫声音的裁判弄了弄耳机,认真的看着他,熟练的操着英语道:“你要举报什么?”

    戴夫气的发抖,“他,你看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教练怎么上场了?”

    眼瞅少女坐了下去,戴夫是气抖冷!

    什么时候...教练能上场了的啊?

    裁判听了,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把戴夫的话转告了一遍,几秒后,年轻男裁判“噗”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nonono,她是教练没错,但她也是替补!”

    戴夫:“?”